抚松县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年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春季招聘公 [复制链接]

1#
皮肤病医院哪家最好 http://news.39.net/bjzkhbzy/180906/6508755.html

上世纪七十年代,吉林省的一个林场之内,这天,伐木工人们像往常一样,进入林区工作。

然而没过多久,一名伐木工人却突然大声地招呼起旁边的工友们:

“你们快来看,这棵树上到底刻的是什么东西?”

众人闻声围了过来,只见眼前这棵树的树身之上,依稀可以看到刻有文字的痕迹,一个识字的伐木工轻声地读了起来:

“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。”

这是一棵刻有革命标语的树,在当时的情况之下,谁都不敢砍伐这棵树,最终众人一致决定:

既然林场有那么多树,也不差这一棵,大家绕过这棵树,伐别的树去得了。

密林树木

然而在后面的伐木工作当中,这种刻有革命标语的树陆陆续续、不断地被发现,后来大家一统计,竟足足有三百余株之多。

这些标语有的出自于《国际歌》,有的出自于《共产党宣言》,字迹模样仿佛出于一人之手:

“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!”

“无产阶级要获得解放,必须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。”

这么多革命标语的发现,使得林场工人们再也不敢继续隐瞒下去,众人赶紧向当地公安进行了汇报。

不久,当地公安、党史部门人员来到现场勘察,而随着后续调查的深入进行,一位可歌可泣的传奇党员,逐渐浮现在了人们的眼前。

这些革命标语,是当年一位孤身困于林海雪原的共产党员——延安吉所刻,期间他经历了饥寒、孤独、迷茫、无助,在荒原密林之中,逃避敌人的追捕;在林海雪原之间,与野狼熊罴周旋。

传奇党员——延安吉

百余日的野外生存,迷茫、无助当中,唯一支持延安吉活下去的信念,就是这些暖人心扉、掷地有声的革命标语。

然而,当我们沿着这条线索,继续阅读延安吉这位传奇党员之时,却不由惊奇地发现,这位名不见经传、看似普通的共产党员,竟然有着那么一段不为人知,却又惊心动魄的革命经历。

青岛锄奸、狱中反杀奸细、金日成的参谋、红色鲁滨逊、黑熊掌下逃生,从死人堆里被救出、仗义抚养烈士遗孤,这么多传奇汇集在一位平凡党员的身上,顿时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,他怎么会是一位毫不知名的共产党员?

如此精彩的传奇不应该在历史的记忆当中消散,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去看一看,这位传奇党员,他那不平凡的一生。

家贫辍学

年,延安吉出生于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延集村的一户贫苦农家,因为家境贫寒,直到延安吉九岁那年,家人才想方设法,将他送入了乡内私塾学习。

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当私塾内其他同学放学后,在田间地头游戏、嬉闹之时,年幼的延安吉往往是一路小跑,跑回去给地主放牛做工、砍柴割草。

即便学习时间如此紧凑,延安吉后来还是以优异成绩,考入了青州第十中学。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天,看着孩子热切、期盼的眼神,延安吉的父母对他说:

“孩子,你努力去学习吧,砸锅卖铁,家里也会供你成才。”

然而,父母的好意却抵不过家徒四壁的现实,为了不给家庭再添负担,延安吉中途选择了退学,转而进入济南北园护士学校学习。

在当时,护士学校的男学生属于公费培养,而且出来之后就能直接安排工作。对于渴望早日挣钱,为家里缓解一下经济压力的延安吉来讲,这个选择,再合适不过。

毕业之后,好好工作,养家糊口,孝敬父母,这是延安吉最初的打算。

然而,正当延安吉为自己和家庭未来积极谋划之时,几个月后,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,彻底打乱了他的人生规划。

延安吉的父亲去世了,他的离去,使得这个本就贫苦的家庭,骤然失去了顶梁柱,家庭突遭变故,失去家庭支持的延安吉最终只能辍学归家务农。

离开学校的那一天,延安吉站在校门口不由潸然泪下,他觉得,命运对他实在是太残忍,明明让自己看到了未来的希望,却最终还是无情地关上了这扇大门。

从此,自己便只能循着父辈的道路,在那片封闭愚昧的乡村里,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上一辈子。

延安吉失落地回到了家乡,万念俱灰。此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不久之后,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,竟然会成为齐鲁大地之上,革命思想最为炽热的“焰心”。

接触革命思想

延安吉所在的延集村里,走出了一位山东最早的党员之一——延伯真,年延伯真受组织委派来到济南,期间曾多次回到家乡开展党的工作。

东营第一位党员——延伯真

上过学,不甘平庸,又接触过先进思想的延安吉很快便被延伯真看好,并将他推荐入党。

当时的延安吉很苦恼,在外见过世面的他,在这片愚昧的乡村之中,思想、处事与他人都明显格格不入。母亲见他整日提不起精神,便帮他说了一门亲事,本以为有了家庭、孩子就能够拴住延安吉那颗不羁的心,没想到这却让延安吉陷入了更加郁闷的境地。

面前的这个年轻女人,与自己没有任何感情,但对方生性淳朴善良,人家是本着跟自己过日子才来到延家的,这让延安吉既无法接受,又无法拒绝。

这段时间里,延安吉的内心不停地煎熬着,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吗?

直到遇到延伯真,延安吉才最终得到了那个答案。当延伯真从怀里掏出那本珍贵的《共产党宣言》,一字一句地读给他听时,延安吉顿时感到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崭新的天地,而自己那颗彷徨了许久的心,总算找到了一个真正安稳的归宿。

当年延伯真拿出的最早中文版《共产党宣言》

延安吉晚年曾回忆道:

“那一刻,我就下定了决心,这辈子我算是一定要跟党走了。”

不久,延安吉被组织派到青岛,以青岛四方小学教员的身份展开革命工作,在这里他遇到了中共早期党员之一的李慰农。

中共早期党员之一——李慰农

李慰农是当时青岛党组织负责人,他曾经历过五四运动,并与蔡和森、周恩来等人一起留学、工作。

李慰农参加少年共产党第二次大会的集体合影。后排左十为周恩来,中排左五为李慰农

在李慰农的领导之下,延安吉在青岛的革命工作进展得非常顺利,在跟随李慰农工作的那段日子里,延安吉的革命思想也得到了进一步的熏陶和升华。

正当延安吉紧密配合着李慰农,开展青岛纱厂罢工等一系列革命运动之时,危险却突然降临,不久,李慰农出事了。

胶州湾锄奸

年7月26日,李慰农在去小鲍岛参加秘密会议之时,突然被反动派军警逮捕,在狱中,李慰农被施以酷刑,却始终坚贞不屈,没有出卖同志们。

四天之后,反动派将李慰农枪杀在团岛的海滨沙滩之上。

王若飞填写的李慰农烈士登记表

李慰农的死,让青岛党组织上下陷入了一片悲伤之中,随后秘密的调查悄然展开。此番李慰农被捕,实在蹊跷,明明是非常隐秘的会议,为何会被敌人提前侦知?

这里面肯定出了叛徒!

经过一系列的调查,党组织最终锁定了一个人,火车司机——郭福祥,是他叛变了革命,出卖了李慰农。随后,延安吉便接到组织的指示——尽快除掉叛徒郭福祥。

延安吉随即召开党支部会议,研究如何锄奸,最终众人定下方案:

由党组成员李春荣,向自己当土匪的舅舅借一支枪,然后延安吉以开会为由,诓郭福祥到胶州湾的一只小船之上,众人趁机干掉这个可耻的叛徒。

此时的郭福祥,还以为自己先前干得天衣无缝,无人知晓自己的叛变,因此想要继续在组织内混下去,伺机再出卖些同志,以换取更多的富贵和钱财。

因此,当他接到延安吉等人的通知之后,不疑有他,按时赶到了胶州湾的开会船上。

上船之后,一揭开船帘,郭福祥就感到不对劲了,船里面的人此时都盯着他,那眼中都要冒出火来。

郭福祥下意识想逃,但船舱门已被延安吉闪身堵住了,黑洞洞的枪口,正对着他的胸膛。

“狗叛徒,拿命来!”众人大吼着,一哄而上,将郭福祥顿时扑倒在地,一番拳打脚踢,最终制伏了人高马大的郭福祥。

延安吉看着吓得面孔扭曲的郭福祥,问道:

“你出卖李慰农,得了多少钱?”

郭福祥眼看抵赖不了,便全都招供了出来,先前自己没抵挡住两万块赏钱的诱惑,黑心出卖了李慰农,郭福祥一面说,一面痛哭流涕,乞求延安吉放自己一马。

延安吉站在五花大绑的郭福祥面前,大声宣读着组织的决定:

根据青岛市委的决定,判处你这个叛徒的死刑!

随后,众人抬起郭福祥就往船边走去,在经过延安吉身边之时,他对郭福祥说道:

“你那两万块钱,去到阎王那里花去吧!”

郭福祥随后被投入海中,迅速沉了下去。

这是延安吉第一次杀人,但当时的他丝毫没有感到恐惧和退缩,在延安吉后来的回忆录当中,他曾这样写道:

“当看着叛徒沉入海底的那一刻,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李慰农的音容笑貌,我在心默默地对他说,安息吧,同志。你的路,我们一定会替你好好走下去,革命一定会有成功之日!”

在当时,大革命浪潮在南方风起云涌,为了更好地进行革命,组织上决定派遣延安吉等人去黄埔军校学习,山东当时有二十名学员,延安吉被任命为领队。

大革命浪潮当中——北伐誓师大会

临走前,延安吉回了趟老家。看着眼前抱着熟睡孩子的妻子,延安吉有些愧疚,虽然两人没有多少共同语言,但这个女人确实为了延家,付出了许多。

“你要走多久?”妻子疑惑地问道。

“革命,这谁知道呢。”延安吉自己也不确定,不过看着北伐军的势头,革命胜利的日子,应该不远了。

他拉着妻子的手,有些伤感,“这些年,你辛苦了,万一我这一去,不在了,你……”

妻子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,“你别说,我怕。我们娘儿几个就在这里等你,你不许不回来。”

“哎。”延安吉应了声,长长叹了口气……

天明之时,延安吉悄悄离开了家,他原以为过不了多久,革命成功后自己便能回来,然而,谁能想到,这一分别就是数年。

延安吉等人来到黄埔军校,成为了第六期黄埔军校学员,当时延安吉等人觉得,这下可好了,总算是到革命中心来了,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,风云变幻,很多人都没有想到,蒋介石竟然最终背叛了革命。

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最终失败,反动派们大肆逮捕、屠杀共产党员,此时,身处黄埔军校之内的延安吉,也处于白色恐怖的包围之中。

年,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

最终,延安吉被捕入狱,他原以为此番自己肯定难逃杀头的厄运。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反动派将他们这批人关入了广州监狱(当时又名感化院),还派了几十名“教师”,企图对他们进行强行洗脑。

更令延安吉没有想到的是,在这所监狱当中,就在自己这群党员里面,竟然还混有一个可耻的奸细。

狱中反杀奸细

在感化院中,白天,那些宣扬赤化危害,三民救国的“教师”们,一遍又一遍地灌输着反党、反革命思想,为此监狱当中的共产党员们自发组成了特委,特委要求每个党员坚定意志,坚决进行反感化。

在特委的组织之下,延安吉和其他党员进行了不屈不挠的反感化行动,然而,敌人的手段也是花样百出。

不久,一个年轻人被抓了进来,这人戴着眼镜,一幅很斯文的样子,在他进来之时,狱警还狠狠踹了他一脚,厉声呵斥,让他好好在监狱里反省、改造。

那人哼哼唧唧地爬起身,看延安吉旁边有个空地,便凑到了延安吉的身边,轻声地说道:

“同志,我叫周强,你呢?”

延安吉看着眼前的这位“同志”,将他扶好坐在一旁,“我叫延安吉。”

周强随即跟延安吉开始攀谈起来,他一面说,一面抹眼泪,非常伤心地说:

“我可算是找到党了……”

周强对延安吉说自己是共产党,被抓后受尽酷刑,刚刚从别的监狱里转过来的,随后周强低声问,咱们特委都是谁,我有重要情报向组织汇报。

延安吉问什么情报?

周强闪烁其词,只是一个劲要见特委,延安吉从对方的眼睛当中,看到了一丝慌乱,他立即警觉起来/p>

“这种地方,哪里会有特委,现在查的这么严,谁还敢信共产党?”

周强惊讶地说:“你难道不是共产党?”延安吉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,说自己是被误抓进来的,不是共产党员。

周强听后,失望地摇了摇头,走到了另一个人身边,继续套起了近乎。

当天,利用放风的机会,延安吉赶紧将周强可疑身份的情况向特委领导进行了汇报,随后特委通知监狱之内的同志们,一定要对这个周强,提高警惕。

不久,特委通过策反的狱警,打听到了这个周强,其实是个混在组织里的叛徒,此番进来就是想打听狱中之人的底细。

怎么办?留着这样的叛徒,早晚要坏事,随后特委研究决定,由延安吉等人趁着放风,除掉此人。

第二天下午,放风之时,延安吉低声告诉周强要给他介绍几个特委同志,周强一听,非常高兴,立即跟随而去,党内一个会功夫的同志,随即趁人不注意,将其结果了性命,并造成意外死亡的假象。

监狱方虽然怀疑周强的死不正常,但没有任何证据,最终调查了几天之后,以暴病不治,不了了之。

在此期间,延安吉一直跟随着特委,在狱中与国民党进行着坚决的斗争,他对特委领导说,自己一定会斗争到底,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。

然而,过了不久,一天,狱警打开了狱门,对着延安吉喊道:

“延安吉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原来,延安吉入狱之后,他的族侄延瑞祺(西安中山大学校长,后为国民党中将师长)、同乡李瑶阶(国民党高级将领)得知之后,一直在外设法营救,后来延瑞祺托了其高级法院里面老师的人情,最终救下了延安吉。

延瑞祺给这位族叔写信,介绍他去中山大学任职,并保他以后荣华无忧,然而,面对如此令人诱惑的锦绣前程,延安吉最终还是回绝了。

就像当初他所说的,我这一辈子,是一定要跟党走的。

他决定,去寻找党组织。然而此时白色恐怖四处笼罩,各地党组织被破坏得十分严重,社会之上提起共产党更是唯恐避之而不及。茫茫人海,何处有党?到哪里去寻找党组织,成为了困扰延安吉的一大难题。

延集村是回不去了,当初哥哥探监时告诉自己,村里党员有人叛变,回去更加危险。

那么只能碰碰运气,看看别的地方,是否能够找到党组织了。随后,延安吉踏上了寻找党组织的路,然而他却没有想到,找党的路程,竟会如此的艰难。

风霜雪雨、一路寻党

在延安吉的回忆当中,寻找党组织的过程,复杂而又艰辛:

“我从广州先到了上海,春节后又去了青岛,但是都没有接上党的关系,无奈只得去了天津,但在天津也同样落空了。后来,我决定去哈尔滨,总觉得哈尔滨离苏联近,苏联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地方,哈尔滨的革命火种,肯定是不少的。”

延安吉虽是北方人,但哈尔滨的寒冷彻骨,还是让他感到了难以适应,此时的延安吉已经身无分文,衣衫褴褛,靠着乞讨,一路上来到了哈尔滨。

年的哈尔滨街头

夜里,延安吉一户户地敲门,乞求收留,他不敢留在外面,这种天气,在外面一晚,第二天能不能醒过来,很难说。

这段时间,延安吉见惯了冷眼和痛骂,屈辱一度让延安吉无法忍耐,但内心的那个声音一直支持着他,“忍下去,一定要找到党。”

后来,在一户贫苦农家借宿之时,延安吉无意中打听到,苏家屯里,有一个自己的同志。

喜出望外的延安吉第二天就赶紧跑了过去,结果,到了才发现,这个同志前几天不慎暴露了,男主人被国民党枪杀之后,房子也被一把火烧掉了。

站在断壁残垣之间,延安吉失神彷徨,自己找了这么久,可算有了这么一个线索,哪想到,最终还是断了。

同志们,你到底在哪里呢?延安吉仰望天空,不禁长叹。

万般无奈之际,延安吉决定,冒险回故乡,去那里找党,即便冒着再次被逮捕的危险,也一定要找到党组织。

再次脱险

年,在外漂泊六年的延安吉最终回到了延集村,此时的延集村不复当年那样革命思潮涌动,在叛徒的出卖之下,党支部早已瘫痪,村里面唯一的党员延春城去外地寻找党组织,一直还没回来。

中共延集支部旧址

原本想要回到家乡找党组织的延安吉,希望再次落空,一时间,他不知道自己该去何处。无处可去的延安吉决定,在这里等延春城,自己已经和党组织断了联系,唯一能够帮自己的,只有延春城了,虽然希望渺茫,但总比没有的强。

随后,延安吉留在村中,着手将当年被土匪破坏的延集村小学,恢复了起来,没过多久,这所已经沦为废墟的小学,再次开校,四邻八乡的人们,纷纷将孩子送入这里读书,很快这所村中的私塾接纳学生近百人之多。

正当延安吉这边操办小学风生水起之时,一天,延春城的儿子来到学校,悄悄告诉他,他爸爸回来了。

延安吉一听,立即赶到了延春城的家中,刚进屋,延春城就开门见山地问道:

“延安吉,你还干不干共产党了?”

延安吉一听,便知道他肯定是找到党了,激动不已的延安吉大声说道:

“我怎么会不干,这么多年,我是豁出命来找党组织,从东北一直走回来,受了多大罪,能支持我走回来的,靠的就是心里面装的那本《共产党宣言》。我这辈子,是一定要跟党走的。”

延春城一听,很高兴,他对延安吉说,“那好,我马上给你报上去,你就在这里,等着上级党组织批准再次入党吧。”

终于找到党组织了,那一天,延安吉感到了莫名的幸福,这几年风霜雪雨受的委屈,仿佛一瞬间,全都不见了。

延安吉在村里,一天天等着党组织的批准,然而,正当他满怀憧憬之时,延春城却出事了。

博兴“八四”暴动后,延春城被村里的叛徒延佃滨出卖被捕,此刻延安吉也处于随时可能暴露的危险当中,家人劝他赶紧跑,但延安吉觉得,不能便宜了叛徒。

博兴暴动示意图

当天夜里,延安吉拿了把枪,将延佃滨约了出来,然而,当他准备趁机毙了对方之时,却被对方发觉有异样,趁机逃了。

第二天,延安吉在学校上课,延春城的儿子跑过来告诉他,村里来了便衣,可能是抓他的。

延安吉听后,赶紧从学校里出去,结果刚到校门口就碰到了便衣队的头目。

那人看到延安吉,便问:

“小延老师在里面吧?”

延安吉面不改色,向教室指了指,说:

“在里面正在给孩子们上课呢,你们先进去吧,我去给你们打壶水。”

等众人进了院子,延安吉转身出门,然后撒开腿便向村外跑去,身后的枪声阵阵,却最终没有追上延安吉。

过了三天,县政府派出三百来人,围住了镇子,拿着延安吉的画像,挨家挨户地搜捕延安吉,躲在别处的延安吉一看村子实在呆不住了,不得不连夜逃出了家乡。

因为走得急,延安吉来不及告别家人,他也没有想到,自己这一走,再回来,已经是几十年后的事儿了。

年,再次来到东北的延安吉,流浪到了吉林抚松县,在这里,他遇到了一个影响自己一生的人——张蔚华。

初识张蔚华

刚到抚松县的延安吉惊喜地遇到了广饶同乡成肇基,通过成肇基的介绍,延安吉终于再次找到了党组织。

成肇基当时给延安吉介绍的人,就是抚松县党组织负责人——张蔚华。

张蔚华(左一)

张蔚华的表面身份是抚松县当地富豪子弟,经营着照相馆、书馆等店,其实还负责着抗联的物资供应等秘密任务,此人与金日成关系非常密切,也是金日成抗日革命的主要帮手之一。

张蔚华见到延安吉之后,给他安排到抚松小学当了一名教师,负责传递交通情报,在后来的日子里,延安吉与张蔚华关系日渐密切,延安吉经常给张蔚华讲《共产党宣言》,让张蔚华的思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因为来往密切,张蔚华和妻子将其视为家人,经常称呼其为延大哥。

延安吉多次替张蔚华传递情报,渐渐和金日成也熟悉起来,金日成后来每每提起延安吉都是习惯地称其为:

“小延老师。”

后来,因延安吉参与了抗联攻打抚松县城之战,身份不适合再做地下工作,因此张蔚华将他送到了金日成的队伍当中,加入了抗联的队伍。

加入抗联之后,延安吉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金日成所率领的队伍战术比较单一,作战之时一味追求猛打猛冲,因此在作战之时,损失很大。

为此,延安吉专门找到金日成,将这个问题向他进行了汇报,金日成也没有想到张蔚华介绍来的这个“小延老师”,身份可不仅仅是小学老师那么简单,竟然还有黄埔军校这么一段经历,顿时大喜过望。

金日成对延安吉说:

“没想到还有你这个大才,从今往后,你就担任我的秘书,多给咱们部队里的干部们讲讲古今军事谋略吧。”

自此,延安吉便成了金日成军队里的高级参谋,除了参赞军事行动之外,还定期给金日成军队里的师级干部们讲解军事理论知识。

原本以延安吉的才能而言,日后成为抗联高级军官也非难事,然而,一场突如起来的变故,却再次让他与组织失去了联系。

落队遇险

年,金日成的部队在行进转移过程当中,延安吉突然生病发起高烧,慢慢地落在了队伍后面。

金日成担心延安吉的身体,便专门安排了几个人,负责掩护延安吉的安全,一位姓王的班长带着几个战士陪伴在延安吉的身旁,几人越走越慢,眼看大部队都进入密林之中了,他们几个还在雪原之上,落下了好大一截。

延安吉看着围在自己周边的这几个年轻人,这些都是革命的力量,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,最终一起暴露。

他对班长说:

“虽然敌人主力被咱们甩掉了,但警察的鼻子比狗还灵,他们四处寻找,专门抓咱们这些掉队的人。咱们现在人多目标大,容易暴露,你们先走,赶到宿营地,我休息一下,就去找你们。”

这几天,延安吉的身体好了一些,王班长的心眼比较实诚,平时对延安吉也比较尊重,因此他们便听从延安吉的安排,将延安吉身上的东西扛下来,带着几个战士分散离开了。

不久,一阵疲惫袭上心头,延安吉坐在树桩之上,休息了一会儿,想要站起身来,却发现头疼得厉害,正当他想再次坐下休息的时候。

不远处,嘎吱嘎吱的踏雪声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,这脚步声杂乱无章,不像是自己人。

面对逐渐逼近的敌人,来不及多想的延安吉咬牙站起身向密林深处走去,可是沉重的身体,让其无法继续支撑下去。

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延安吉心想,就算是死,也不能落在敌人的手中。

延安吉看了看身边的断崖坡地,一闭眼,顺着坡地便滚了下去,延安吉滚下时想着,这一下,自己算是光荣了,然而没想到的是,中途自己被树杈子给挂住了,侥幸活了下来。

但这一滚,却让自己失去了与金日成等人相见的机会,两人再次相见,已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。

一个人的林海雪原

等搜捕的人们走过,延安吉听附近渐渐安静下来之后,才顺着树杈子慢慢地爬了下来,此时已经是夜深之时,四下寒气逼人,延安吉浑身发冷,又怕敌人尚未走远不敢生火,便走到一课大树之下,将附近落叶松针收集成一堆,然后钻了进去,昏昏沉沉睡了一晚。

第二天,早晨,延安吉醒来,四下静悄悄的,整个林区一片静谧,经过昨天这一折腾,延安吉身体反而有些好转的迹象,他爬起身,想赶紧找到大部队。

然而当延安吉在这片林海当中,茫然地走了一天之后,他才无奈地承认,自己迷路了,这林子里到处都是树,白茫茫地也没有任何路,自己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,也不知道到底哪里才是出路。

林海雪原

为了不使自己迷路,延安吉便用小刀在树木上刻下革命标语,一面做记号,一面激励着自己支持下去。

刚开始,延安吉还能吃上烤熟的野鸡、老鼠,可后来随着身上火柴最终用没,延安吉只能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,在他晚年的回忆里还清晰地记得,当年他第一口生吃老鼠的感觉:

“一口咬下去,瞬间一股血腥味弥漫了整个鼻腔,我哇哇地吐了起来,好像整个胃囊都要吐出来了。”

吃不下,也得忍着吃下去,为了活下去,只能吃掉一切可以吃掉的东西,积攒能量,最终才能有走出去的希望。

年11月5日,这一天延安吉终身难忘,这天上午,自己正用刀划破树皮,想要刻一条标语,然而背后突然有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头。

“有人?敌人还是自己人?”延安吉强压住兴奋的冲动,迅速镇定了下来,他用余光看了一眼肩膀,顿时头皮一阵发麻。

这是一个黑乎乎、毛茸茸的大爪子,分明是一头成年黑熊的爪子,老山里面经常可以看到黑熊,但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而且对方还将爪子搭在了自己的肩头,这确实还是第一次。

延安吉意识到这是只黑熊之后,立即就势躺在地上、闭眼,屏住了呼吸,他知道,狗熊一般是不吃死人的。

黑熊

那黑熊见延安吉不动了,很是好奇,在他脸上闻了闻,见没动静,便用爪子在他脸上又扒拉了几下。

一瞬间,延安吉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,但他还是强忍着没动一下,那黑熊见他始终一动不动,最后悻悻离去。

过了不久,一位老猎人路过这里,他看到延安吉满脸是血地躺在地上,赶紧把他拉了起来,延安吉百余天来,第一次在深山中见到了人。

这位老猎人很热情,他不仅给延安吉上了自己打猎所用的伤药,还一路护送着他,将他送出了这片茂密的森林。

一百来天的与世隔绝,让延安吉走出密林之时,恍如隔世,他向着老猎人深深鞠躬之后,然后向着外面走去。

此时,想要在密林里找到金日成他们已经不可能了,延安吉想着,只能先去抚松县,投靠张蔚华那边了。

延安吉原打算去张蔚华那边停留一下,然后请他帮自己找到队伍,然而,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此刻,张蔚华却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战友遗恨

张蔚华是为了掩护金日成而自杀的,因为叛徒的告密,张蔚华被捕,日本人对他用尽酷刑却没有从他口中获得丝毫的消息。

为了引出金日成,日本人将张蔚华放出,并在附近布下天罗地网,只等金日成来救时将其一网打尽。

为了不让同志们陷入险境,张蔚华最终舍弃了自己的亲人、子女,饮药自尽,张蔚华自杀的那天。妻子在照相馆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纸,上面写满了“生、死”,这位伟大的烈士,在生死面前,最终选择了大义。

得知张蔚华自尽的消息之后,延安吉不敢停留,只得去找抚松县别的同志,多方打听之后,才最终回到了抗联的队伍当中。

临走前,延安吉曾去张蔚华的墓前待了许久,看着眼前新葺的墓冢,想起之前张蔚华的音容笑貌,延安吉不禁泪流满面。

兄弟,我走了,但说不定很快就跟你见面了呢,不过,只要我活着,以后必然还会来看你的。

延安吉在张蔚华墓前喃喃说着,他知道自己虽然回到了抗联队伍当中,但以当时抗日的险恶环境,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倒在战斗之中。

延安吉也没有想到,这场差点儿要了他的命的战斗,竟然这么快就来了。

从死人堆里被救出

年,延安吉的上级领导全光叛变,并带着日本人前去捉拿抗联同志,得知消息的延安吉等人迅速突围,延安吉带领着几个战士和众人一起冒着枪林弹雨向外冲,但最终抵不过敌人人多势众,受伤被俘。

敌人简单确认完身份之后,便将一大批人拉到了山沟之内,执行枪决,延安吉也在被枪决的人群当中。随后,敌人开始无情地射杀,中弹的同志纷纷倒下,延安吉感到胸前一疼,眼一黑,随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等他醒来之时,已经躺在了一个猎人的家中,这位猎人在得知鬼子在山沟枪毙抗联战士的事情之后,等到夜里,他便悄悄溜进了山沟里面,一个个扒拉着抗联同志们的尸体,希望能够找到幸存的同志。

但扒一个,凉透一个,越扒心越沉,正当他绝望至极的时候,他的手掌感到了延安吉嘴边的一丝热气。

“有活的!”这名猎人在心底暗呼,赶紧将延安吉从死人堆里背了出来,趁夜将他送回了自己的家中治疗养伤。

延安吉这次算是死里逃生,但可惜的是,他再次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。

直到五年后,山东渤海区八路军改编为第六纵队奔赴东北,延安吉闻讯参加了这支队伍,自此他才再次找到了组织。

而了解延安吉的经历之后,组织上很快就派遣延安吉去执行一件特殊的任务——向金日成借路。

寻找烈士

此时的东北,很多地区依然被国民党所控制,而我军想要将战略物资、军队悄然转入东北,则需要从朝鲜境内经过。因此东北野战军特地派出特使率队赴朝商谈,鉴于延安吉曾经担任过金日成参谋的经历,延安吉也被安排在此次出行的队伍当中。

右一白军装的为金日成

当金日成见到延安吉之时,不由大喜过望,他紧紧地拥抱着延安吉,大声地用东北话说道:

“小延老师,你可算回来了!我们一直以为你已经不在了。”

后来两人谈话期间,延安吉才知道,当初金日成知道班长几人丢下延安吉离去的事情之后,非常生气,还为此责罚了那名班长,而那名班长也因为一直找不到延安吉,还一度抑郁、自责,想不开。

两人谈着谈着,便谈到了彼此共同的朋友——张蔚华,对于延安吉来说,张蔚华是他熟悉、敬重的兄弟,而对于金日成来讲,为他而死的张蔚华,则是他一生难以忘怀的生死兄弟。

因为自己是朝鲜领袖,很多事情身不由己,因此金日成拜托延安吉,希望他能够帮自己,去看看张家的人。

延安吉记住了金日成的话,年5月,延安吉来到了抚松县,按着他以前的记忆,来到了那座熟悉的房子面前。

然而此刻,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感到一丝不安。

抚养烈士遗孤

此时,张家的院落早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热闹了,大门紧闭着,门口的年画已经脱落斑驳,不知道是何年所张贴的。

抚松县张蔚华的老宅大门

延安吉敲开了门,开门的是一个容颜苍老、面色憔悴的女人,“你找谁?”

延安吉有些不确定了,他试探地问道:

“这是张蔚华家?他爱人王雅清呢?”

那女人有些疑惑、畏惧地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解放军军装的人:

“我就是呀。”

延安吉一下子愣住了,记忆中的那个温婉贤淑的张王氏,怎么会变成了眼前这个样子子,明明三十来岁的人,竟然沧桑得如同五十岁左右的模样。

“弟妹,我是你延大哥,你咋这个样子了?”延安吉顿时被眼前凄凉的景象,模糊了双眼。

王雅清一听是延安吉,顿时泪如泉涌,她扑到延安吉怀里放声大哭,“延大哥,你咋才来呀。”

旁边屋里几个蓬头垢面、衣衫褴褛的小孩儿闻声跑了出来,怯生生地站在一旁,警惕、好奇地看着延安吉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两人又哭了一会儿,王雅清才止住哭泣,向延安吉说了前因后果,因为张蔚华一直做地下工作,当年敌人破坏了党组织,不少同志被抓牺牲,仅仅剩下一个知道他身份的同志,却在抗战结束之后,来不及说出张蔚华身份,便病逝了。

张蔚华的革命身份自此便成了一个谜,王雅清擦干泪,从屋里拿出了一个笔记本,在这笔记本上,记录了张蔚华的《共产党宣言》读后感,下面是张蔚华所写的记录:

这是我读《共产党宣言》的心得,偏颇之处,留待将来和延大哥一起交流。

睹物思人,但此时已经物是人非,自己与张蔚华,再也不能促膝长谈,交流革命思想了。当天,延安吉将身上所有的钱全留给了王雅清,他对王雅清说:

“弟妹,你放心,我一定会为张蔚华兄弟的事情,找党组织诉说、反映的,你们家如此困难,就把金禄(张蔚华女儿)给我带吧,今后有我吃的,就有孩子吃的,饿不住她。”

东北刚刚解放,延安吉被分配在沈阳工作,延安吉便将张金禄带到沈阳,给她买衣服,安排孩子入学,张蔚华的这个女儿,后来跟着延大伯生活了很长时间。

张金禄曾回忆道:

好长时间没吃过饱饭了,那天大伯带着我下馆子,看我吃得狼吞虎咽,我吃着,他笑着,笑着笑着他却哭了起来。后来,我就再没饿过肚子了。

年,在延安吉的奔走反映、证明之下,辽宁省人民政府认定张蔚华为革命烈士,并向其家庭颁发了烈士证书。

张蔚华烈士纪念证

延安吉后来转业到吉林省实验中学担任总务主任,期间一直关心着张家,在自然灾害那几年,因为张家人口多,延安吉害怕孩子长身体时期吃不饱,又将张蔚华的孙子张琪接到身边,代为抚养。

后来张家生活慢慢好转,延安吉这才最终放下心来,延安吉最后一次去张家时,看到张琪、张金禄已长大成人,感慨不已。

他对王雅清说:

“张老弟家的孩子已经长大,我也就放心了,你嫂子在老家这么多年,不容易,这辈子我亏欠她,也该回去跟她团聚了。”

不久,延安吉回到了山东老家,那一天,满鬓斑白的延安吉走入了家门,在门口哄着孙子的老伴看到他之后,嘴唇哆嗦着,但面色平静,许久说了一句:

“回来了。”

然后就默默转身,给他打了一盆水让他洗脸。数十年没见,延安吉看着当年这个年轻的女人,变成了眼前的老太婆,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歉疚。

“哎,这次回来,就再也不走了。”

金日成会见张蔚华儿子张金泉时,赠送照相机

年4月,延安吉在收音机里听到了金日成接见张蔚华家属的消息,不禁泪如泉涌,他用粗糙的手指,摩挲着收音机,喃喃地说着:

“好呀,好呀......”

一年之后,延安吉病重离世,享年八十四岁,这个一生向党、百折不挠的汉子,最终落下了他那充满传奇的人生帷幕。

谨以此文献给追寻组织、百折不挠的传奇人物——延安吉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,祖国的荣光,离不开当年那群筚路蓝缕、为国奉献、追寻光明的先辈们。

致敬先烈,砥砺前行!

喜欢的朋友可以点赞、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